365bet投注规则-哲学有什么用?12岁男孩用一段寻找加缪的旅程告诉你
2019-08-06 14:07:24 来源:本站
原创:阿遥
 
几周前,法国2019年高中会考作文题刷屏朋友圈,人们在惊叹问题难度的同时,也对欧洲学生的阅读和写作产生了好奇。
 
哲学作文试题(三选一)
 
文科考生试题
 
1. 有可能逃脱时间吗?
 
2. 解释一件艺术品有什么用?
 
3. 对德国思想家、哲学家黑格尔的著作《法哲学原理》的一段节选进行思考并做出解读。
 
社会经济科考生试题
 
1. 道德是最好的政策吗?
 
2. 工作是否分化了人类?
 
3. 针对德国哲学家莱布尼茨的著作《关于笛卡尔原则的一部分的评论》的一段节选进行思考并做出解读。
 
理科考生试题
 
1. 文化多元阻碍了人类团结?
 
2. 承认义务就是放弃自由吗?
 
3. 对奥地利哲学家弗洛伊德的著作《幻象之未来》的一段节选进行思考并做出解读。
 
哲学有什么用?本周推荐的电影《让·弗朗索瓦和生命的意义》或许能给出一种答案——哲学代入生活可以变成实用工具 。
 
本片由西班牙导演塞尔希·波特贝拉编剧并执导,在这部影片里,12岁的小男孩独自面对家庭教育的缺失和校园暴力,找不到人生的方向,他偶然读了加缪的名著《西西弗神话》后,对书中的观点表示异议,并进一步对生命的意义展开了追索。在这种冲动的驱使下,他独自离家前往巴黎,希望能和加缪面对面讨论。经历了一段荒诞又风波迭起的旅途后,他抵达塞纳河边的花神咖啡馆,却被告知加缪已在六十年前去世。但这段旅程却让男孩学会了直面生活中的荒诞和成长的困惑。
 
让·弗朗索瓦和生命的意义(西班牙)
 
编剧/导演:塞尔希·波特贝拉
 
主演:马克斯·梅吉亚斯 克劳迪娅·贝加
 
12岁的弗朗西斯科·卢比奥个性内向,在学校里常被同学欺负,老师简单粗暴的解决方式反而让他更加被孤立。母亲对他的生活照顾得无微不至,却难有时间和精力顾及他的精神需求。面对母亲安排的心理医生,弗朗西斯科总是无精打采,少言寡语。
 
这天,男孩又被同学追赶着逃到女厕所里,屏住呼吸等待他们离开,他抬头四顾,发现隔板的高处放着一本书。他拿起书,封面上写着:《西西弗神话》,阿尔贝·加缪,照片上英俊的作家竖着大衣领子,似笑非笑地看着镜头。
 
弗朗西斯科翻开书读了起来,直到放学回家,他始终手不释卷,沉浸在加缪的世界里。读完最后一页,一种从未有过的激动充满了他的心。又一次与心理医生交谈,他主动询问对方:“您知道加缪吗?”
 
心理医生一脸惊喜地回答:“知道啊,我喜欢存在主义者。”
 
“什么是存在主义者?”
 
“如果一个人追寻生命的意义,他就是存在主义者。就像加缪一样。”
 
“你是存在主义者吗?”
 
“啊,为什么不是呢?我曾经住在巴黎,经常去花神咖啡馆,存在主义者都喜欢去那里。”
 
心理医生的话弗朗西斯科陷入沉思。回到家,他提笔写了一封信:“亲爱的加缪,我想跟你商榷一下《西西弗神话》,虽然您的写作意图很大胆,但结论是错误的……”
 
几天后,再次受到同学的欺负,弗朗西斯科下决心要离开此地。次日,他像往常一样准时起床,在书包里塞进了几件换洗衣服和一些吃的,当然还有那本《西西弗神话》。与母亲告别后,他没有去学校,而是径自去了火车站。可是因为没有到独自出行的年龄,他无法买到车票,只能混在人群中上了车,但半途上车的查票员让他感觉到了危险,不得不在一个小镇提前下车。
 
弗朗西斯科沿着铁轨往前走,傍晚时到达一个废弃的车站,他在一张破沙发上躺下。半夜里,他突然被人叫醒,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站在他面前。女孩说自己叫露娜,面对她的追问,弗朗西斯科说自己叫让·弗朗索瓦,父母死于车祸,从小住在孤儿院里。听到他的身世,一脸戒备的露娜似乎变得轻松了些。
 
第二天一早,弗朗西斯科央求露娜替自己买一张去巴黎的车票,“我要去见加缪”。露娜提议说她可以向朋友借辆车,载他去巴黎。
 
两人踏上了前往巴黎的旅程,可行至中途,露娜突然提议说先去一个叫莫兰的地方,她有朋友在那儿,可以向他借点钱,补充食物。弗朗西斯科无奈同意。可因为他不会看地图,两人走错了方向,只得在一个陌生的法国小镇里露宿一晚。
 
次日,他们抵达莫兰,弗朗西斯科发现那所谓的朋友菲利普其实是露娜的旧时恋人,看着他们难舍难分的样子,他突然觉得十分烦躁。他喝下一罐罐啤酒,借着酒意把菲利普的房间弄得乱七八糟,突然,书架上一本加缪的画册吸引了他的注意。他胡乱地翻着,作家的生卒年月跃入他的视野,他忍不住呕吐起来。
 
弗朗西斯科和露娜被菲利普赶出家门,两人都开始怀疑对方说的话是否属实。弗朗西斯科只得说出实情,他并非孤儿,只是父亲早已去世。在他的坚持下,露娜气冲冲地发动汽车,向巴黎驶去。
 
来到巴黎,他们一路打听,沿着塞纳河向花神咖啡馆走去。眼看目的地近在咫尺,弗朗西斯科突然不肯继续向前,露娜觉得很奇怪,拽着他走了进去。咖啡馆里坐满了人,轻声细语地交谈。露娜鼓起勇气询问侍者:“你认识加缪吗?他今天会不会来?”侍者诧异又不失礼貌地回答:“加缪先生曾经常来这里,但他已经于1960年去世了。”
 
露娜大惊失色,可她发现弗朗西斯科的脸上只有淡淡的沮丧,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?”两个孩子垂头丧气地踏上了回家的路,露娜埋怨弗朗西斯科始终没有对自己说实话,两人争执起来,弗朗西斯科赌气下车,不料竟被过路的车撞倒。
 
接到警方的电话,露娜的父母和弗朗西斯科的母亲急急赶到,他们没有耐心听孩子们解释为何来到此地,特别是弗朗西斯科的母亲,情绪尤为激动。
 
回到家,弗朗西斯科仿佛卸下了满身的负累,他觉得这一趟旅程并非虚度时光。更让他激动的是,他偶然地发现了厕所里书的秘密,那是一个名叫阿丽娜的女孩放在那里的。这一次,她放下的是卡夫卡的《城堡》。弗朗西斯科拿起书,愉快地读了起来。(缩写/阿遥)
 
今日新媒体编辑:李凌俊
 
如果您不想错过每日我们推送的资讯,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文学报”,转载请至我们的微信后台联系。
文学照亮生活
 
公号:iwenxuebao
 
网站:wxb.whb.cn
 
邮发:3-22
 
长按左边二维码进微店
 
        在看
 
阅读原文
 
 
教育
我是本届国际哲学奥赛中国队领队,什么样的哲学问题会作为比赛题目,问吧!
施璇 2019-05-29 1.2k 进行中...
关键词 >> 哲学,加缪